首页 > 欧式装修 > > 正文

中国嘻哈热了,赚钱了,但唯独没有嘻哈的魂

日期:2017-08-16 14:12:28编辑作者:纽约国际娱乐官网

  

8月5日晚,上海Modernsky Lab,九点的演出八点多已排起长队。 


当晚有摩登天空旗下两组艺人登台,不过几乎所有人都为第二组“红花会”而来。更准确地说,“红花会”小白。


“红花会”登台时全场爆满,时髦女学生占多数。turntable后站两位,台中央rapper五位,多数时候是前三后二的站位,后排两位rapper的存在感极低。


但不妨碍现场的火热。他们唱了什么一句都听不清,主要成员的舞步和招牌动作却听几首就记住。杀手锏是手里的矿泉水瓶,随节奏往台下一泼一收一扔瓶。据说在另一位因《中国有嘻哈》走红的红花会成员PG One的现场,矿泉水瓶也是他的拿手道具。 


水一泼,台下少女就尖叫;rapper一喊,下面振臂齐呼。


小白和吴亦凡的相似相信很多人都发现了。都是耍帅高手,是少女某个阶段会被吸引的男生样板。《中国有嘻哈》尤其初始阶段,选手们对吴亦凡和他背后偶像文化的抵触非常明显,认为自己的Hip-hop功力在吴亦凡之上的选手不在少数。


然而看过红花会的现场后发现,地下rappers们引以为傲想要捍卫的东西,至少在这个舞台上已不算什么。


在这个场子,反抗主流的,真我的,极度自由的,我统统没有看到。取而代之的是Hip-hop本身的强烈感官刺激,rapper们从每一个毛孔散发出“我最帅”的讯号,以及确保这些讯号能直达少女身心的努力。


俨然一场粉丝见面会,地下rapper们一跃成为偶像明星。


然而从流行偶像的角度来说,他们倒真的未必有看不起吴亦凡的资本。论舞台表现,几个标志性动作来回做的小白,和科班出身的吴亦凡还是有差距的。


《中国有嘻哈》一边做秀一边游戏般数韵脚,导师和选手言谈间顾及flow和beat的多样性;各地Hip-hop孵化基地比如成都的NASA俱乐部或许还有纯粹精神,大伙聚众过招搓盘起舞battle。VICE的纪录片《川渝陷阱》里,Bridge、GAI在茶馆里尽情说唱,旁边喝茶大爷们的异样眼光他们根本不管的。

相关文章



8月5日晚,上海ModernskyLab,九点的演出八点多已排起长队。当晚有摩登天空旗下两组艺人登台,不过几乎所有人都为第二组“红花会”而来。更准确地说,“红花会”小白。